北京快乐8猜大小|北京快乐8网上预测软件
年盈利35億,劉強東回歸后的京東能否

年盈利35億,劉強東回歸后的京東能否"二次崛起"

網易科技 2019-03-01 15:14
0

全年盈利35億,劉強東回歸后的京東能否二次崛起

記者/一橙

2月28日晚,京東集團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及2018年全年財報。

報告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凈收入為1348億元,同比增長22.4%。2018年全年凈收入為4620億元,同比增長27.5%。2018年全年凈服務收入為459億元,同比增長50.5%。

2018年京東第四季度歸屬于普通股股東的持續經營業務凈虧損為48億元,去年同期為凈虧損9億元。2018年全年歸屬于普通股股東的持續經營業務凈虧損為25億元,2017年全年為凈利潤1.168億元。

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Non-GAAP),2018年第四季度歸屬于普通股股東的持續經營業務凈利潤為7.499億元,實現連續12個季度的盈利。2018年全年歸屬于普通股股東的持續經營業務凈利潤為35億元,去年全年為50億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京東過去12個月的活躍用戶數為3.053億,去年同期活躍用戶數為2.925億。京東2018年第四季度和第三季度的季度活躍用戶數同比分別增長20%和22%。

受財報影響,京東股價盤前大漲6%。

亮點|核心業務持續增長

全年盈利35億,劉強東回歸后的京東能否二次崛起

此次財報的最大亮點之一,即是京東的核心業務穩定,并保持著有質量的增長。

財報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京東商城的經營利潤率為1.1%,去年同期為0.6%。2018年全年京東商城的經營利潤率為1.6%,2017年全年為1.4%。

可以看到,隨著零售業務規模和品類的增長、精細化運營的深入,京東在供應鏈上的規模效應和管理效率的優勢正在逐步凸顯,過去三年間,京東商城的經營利潤率從2015年的0.1%提升到2018年的1.6%。

2天前,京東商城升級為京東零售子集團,商業模式上將從開放式貨架向全零售形態轉變,目標實現企業、家庭、男性,女性、高線城市人群和低線城市人等目標用戶的全覆蓋。

京東立志打贏的全品類戰役,在這次財報中初現光芒。在非電品類,京東在2018年的收入增速達到了42%,高于行業同品類增速。

這些成績也讓劉強東感到欣慰,他表示,“2018年第四季度,京東在核心品類的銷售收入增速持續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京東在技術上的投入提升了用戶體驗,大大提高了運營效率。隨著京東推進‘無界零售’戰略,我們將致力于優化公司各項業務的資源,為股東創造長期價值。”

另一個亮點則是京東隨著零售基礎設施的建設和開放,京東集團2018年物流及其他服務收入同比大幅增長了142%,由此帶動了2018年全年凈服務收入達到459億元,同比增長50.5%,占整體凈收入的比例接近10%。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京東在全國運營超過550個大型倉庫,總面積約為1200萬平方米。

包括物流收入在內的凈服務收入的快速增長,不僅為京東整體財報打了輔助,還表明京東無界零售的布局已經從孵化期走向了發展期。

財報中還有一條消息值得注意,京東已與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合作共同成立了京東物流地產核心基金,京東承諾認繳該基金20%的份額并擔任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和資產管理人。預計該基金未來管理的資產規模約109億元人民幣,基金將從京東收購部分現代化物流倉儲基礎設施且京東將繼續租用這些基礎設施。

這意味著,這次交易將幫助京東進一步釋放京東物流地產這些資產的價值。

疲軟|上市以來最“累”一年

全年盈利35億,劉強東回歸后的京東能否二次崛起

京東曾長時間頂著“虧損王”的帽子,直到2016年才開始盈利,到2018年的第四季度,更是創下了連續十二個季度盈利的記錄。

但如今大家的關注點則轉向它營收增速的放緩。京東的營收跟凈利潤確實有增長,但增速卻幾個季度持續下滑,尤其是活躍用戶的增長已經越來越慢。

京東零售子集團CEO徐雷曾坦言,過去的一年大家的感受都是“累”。他提到,2018年可以說是京東歷史上內外部環境變化最劇烈的一年,在經歷了十幾年的高速增長之后,商城進入到了一個大變局時期,各種不確定的狀況突如其來。

去年京東的確發生了很多事,尤其是劉強東自去年8月底以來的“缺席”,讓這艘巨輪風雨飄搖。擁有十幾萬員工的京東集團,從此不再從容。

2017年初,京東一度與百度的市值相差不到幾億美元,差一點把BAT中的B替換成J。但目前京東較去年年初的最高點719億美元,市值已經腰斬,跌了超過300個億。

從市值排名看,京東距離第一陣營互聯網巨頭拉開了較大距離,成立三年的拼多多和其只差了半個身位。例如,今年1月24日兩者市值差距一度不到2億美元,緊接著京東25日大漲近7%,才暫緩了市值被拼多多反超的“危機”。

作為手持公司80%投票權的靈魂人物,劉強東的“明尼蘇達事件”無疑是一切的導火索。但其實從去年年中開始,投資人對京東就逐漸失去了耐心,原因是逐漸疲軟的業績表現。

8月16日,京東發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18財年第二季度財報。財報顯示,京東第二季度凈營收為122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1.2%,為上市以來的最低增速。營收、凈利潤等核心數據的乏力表現,在當天導致京東股價大幅波動,最終收跌1.21%。

京東CFO黃宣德在當天回答分析師提問時表示,疲軟原因主要是季節性因素的影響。“今年6.18促銷之后的季節性影響要比以前任何時候都強,整個市場環境對部分品類的影響尤其大。”另一面是大動作投資損害了公司盈利,黃宣德將2018年稱為公司物流部門的“投資年”,旨在建造更多的倉庫、獲得新技術,但這種大規模線下擴張能否帶來更多的利潤,這也需要更為漫長的時間。

此時就有媒體發現,作為京東集團上市前重要股東,高瓴資本已經退出了京東主要股東行列。

截止2017年2月28日,高瓴資本還持有京東6.8%的股權,擁有1.6%的投票權,但2018年其就不再在主要股東行列。一周前有媒體報道提及,高瓴資本Q4繼續減持了京東,轉而增持拼多多,重倉愛奇藝。

未來|二次崛起是否存在希望?

全年盈利35億,劉強東回歸后的京東能否二次崛起

危中有機。

京東仍沒有脫離互聯網的中心舞臺。2018年,京東集團用于技術研發上的投入達到了12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幅82.6%。

去年雙11大促,根據京東官方數據統計,京東商城在此次雙11全球好物節期間累計下單金額達到1354億元,比去年同比增長25.7%。緊接著京東集團發布了Q3財報,業務凈利潤30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同比增長200% 。GMV同比增長30%,達3948億元。

彼時“明尼蘇達事件”風波未平,劉強東就趕來為公司賣力站臺,并談及了2019年的增長策略——追求技術紅利。

隨著成為“零售基礎設施服務商”的戰略確立,京東全面開啟了從“科技零售”到“零售科技”的轉型。“2018年集團對研發投入非常高,前9個月,我們的研發投入同比增長88%,這還不包括京東數科的研發投入。這主要是因為集團增加了很多研發項目,經過這一年多的研究,我們對很多項目也看得非常清楚了。”劉強東談到。

他還做下了保證,2019年京東集團的凈利潤率的表現也會好于今年;在增長上,會保持高于行業的增速,繼續增加市場份額;在現金流上也會有大幅的改善。

京東集團由內而外釋放了一種強烈的信號:積極求變、主動求變。

今年1月,徐雷就曾提到在全新的挑戰和殘酷的競爭中,京東商城將迎接四個變化:從單純追求數字,到追求有質量增長的變化;從單純以貨為中心,到以客戶為中心的變化;從縱向垂直一體化的組織架構,到積木化前中后臺的變化;從創造數字到創造價值的人才激勵導向的變化。

核心業務除了電商以外,京東在金融和物流業務上也在積極開發新業務,而不是固步自封。

去年11月,京東金融品牌升級為京東數字科技,相繼披露了其在數字城市、數字農牧、數字營銷等領域的布局。緊接著,京東物流也推出了建設全球智能供應鏈基礎網絡的宏大計劃,2018年京東快遞開始進入常規快遞行業。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周末舉行的京東集團開年大會上,京東宣布2019年將末位淘汰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的高管。集團內部人士表示,京東所作出的這個決策,是經過了深刻的內部反思之后,為了解決目前企業所存在的各種組織問題,以重拾創業精神和初心的一種舉措。

目前,京東集團已成為一家包含零售、物流、技術、物流地產、保險以及海外等九大業務板塊的綜合零售平臺和零售基礎設施服務商,2018年專利申請量已超過3407件。隨著NeuHub、智臻鏈、京魚座等京東技術開放平臺迅速成長,在滿足自身應用的同時積極完成著數字化轉型升級。

寒冬之下,本就更適合積極布局,彌補短板。

2019年的京東是否能達成劉強東的承諾,實現二次崛起,目前來看并非沒有希望。

微信關注“廣東電視”
    北京快乐8猜大小 彩无敌河内快5计划 时时彩组六固定杀一码 电子盆栽怎么玩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单双 北京pk赛车139开奖历史 江苏快3全天计划软件 mg游戏是指 重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3d定位直选准确率99 电子游戏娱乐 北京pk10直播视频直播 手机牛牛 黑龙江时时停售了 色子大小号规则 二八杠十三字口诀 内蒙古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